关键字:
 栏 目:
阿云
要闻
动态
其他
选择的自由[3-18]
财经学科部扩大会议顺利...[3-18]
爱心倾注陪伴,七彩伴我...[3-18]
我院3.15消费维权普法活...[3-18]
人文学科部团总支学生会...[3-18]
人文杯篮球赛半决赛圆满...[3-18]
人文杯篮球赛拉开帷幕[3-18]
财经学科部团支书奖学金...[3-15]
学院开展参加义务植树活...[3-15]
谁“偷走了”大学生的睡...[3-14]
请还少年以阳刚[3-14]
《子夜》——微露朝意却...[3-14]
坚强面对人生——《西西...[3-14]
《幸福终点站》——乐观...[3-14]
自媒体:时代给农村的“...[3-14]
我所能见的孤独[3-14]
理工学科部召开部长例会...[3-14]
理工学科部进行第一次突...[3-14]
理工学科部2018—2019第...[3-14]
财经学科部奖学金加分条...[3-14]
传友爱,植和谐[3-14]
信息学科部团总支第十三...[3-14]
《卢旺达饭店》观后感[3-13]
海豚有海,风筝有风,我...[3-13]
壮世长歌[3-12]
再见,是最好的告别[3-12]
愿来生,做棵树[3-12]
写给十年后的自己[3-12]
踏马行歌随风去[3-12]
守护童真[3-12]
您现在的位置:  首页 >> 新闻中心 >> 新芽怒绽 >>文章正文
阿云
[阅读次数:1792 发布日期: 2018/12/27 9:37:38]

今日,阿来寻我了。我避着她,匿在小阁楼里,决意不与她见面。阁楼里黑黢黢的,我没忍住,开了小窗,小窗翘起一角,泄出一丝光亮来。

母亲与阿就站在天井中谈话,那话悠悠地顺着光亮爬进了我的耳朵,痒痒的。

“阿英姆妈,阿英在屋里头不?”

“呀,在的,阿英——阿来找你耍来咯——”我急忙把窗掩上“阿英—阿英——”见没人应,母亲又在喊了。喊什么,不要再喊了,我有些恼了,一屁股怼在了地上。“这丫头刚才还在呢,现在又不知道在哪躲懒去了。”我听见母亲这样说道。母亲说话声音一向亮堂,这次却无端让我心慌,似乎她是知道我躲在阁楼里的。

“阿云,搁家恰饭,坐,过会饭点阿英那丫头肯定就回来了。”

“不了,我阿娘搁家落饭了,我过来送请柬的,我后日头订婚。”

“啊,订婚了呀,恭喜恭喜。”

“谢谢阿英姆妈,我归家去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 后面的话飘在风里,听不真切了。就…订婚了…么?

“阿妈,阿云要订婚了……”在饭桌上我沉默地扒着饭。

“后日头,你不是在阁楼上听着了么?”母亲手里的筷子一顿,又继续吃饭。

“但是阿云只见过那个男人一面,这样为什么要嫁啊,都不喜欢他!”我还是忍不住,或者说在母亲面前我一直都没忍住过。

“别闹了,那是别人的事,吃饭。”母亲夹一块鸭子给我。

“阿云是我要好的!不是别人!”

“是是是,不是别人。”母亲又夹了一块鸭子给我。

“阿妈,我要怎么办,昨个我问她喜不喜欢那个男的,她说不喜欢的,可她要嫁给他了。”

“你去问她了?”

“嗯,昨个。”

“你能怎么办,不要问!阿英要是不愿意,你这不是戳她心口子吗?”

“阿妈,我好难过。”

“去整理你的行李,明日头就开学了,别毛毛糙糙的,我送你去学校。”

“好。”我闷闷开口。

清理自己的衣柜,母亲恋旧,自己从小到大的衣服也就都攒着,满满当当几柜子。“阿英,穿不下的衣服就清出来吧,你明日走了我打包好就拿去丢了。”“好。”这条小裙子穿不下了,还是小学的时候表演节目穿的,阿云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;初中的校服不会再穿了,阿云的在她弟弟身上,她弟弟也在上我们的初中了;这个包包肩带断了,阿云的好像还是很新,她一直比我要沉稳懂事。还有好多好多一样的东西,但是我要去外地上大学了,这些东西丢的丢,封存的封存,也带不走了。

“到学校要认识新朋友,照顾好自己,不要天天吃垃圾食品,不要贪凉喝冰水……”母亲絮絮叨叨,仿佛我还在很小很小的时候,在第一天上的幼稚园门口。“阿妈我走了。”我轻轻道别,拖着行李箱进入我的大学,明日,我将开启我的新生活。明日,阿云就要订婚了。

这好像已经是很久很久的事情了,久到我好像从不曾认识阿云,也从来都没有两个小女孩约定一起举行婚礼。或许如果不是突然看到:“茕茕白兔,东走西顾。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”这样的句子,它仍将尘封在记忆的某个角落,像没发生过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责任编辑:薛晶晶

作        者:王小雨
供稿单位:新闻中心
附     件:
[打印页面]  [关闭页面]
南昌大学科学技术学院新闻中心
技术支持:南昌大学科学技术学院网络信息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