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字:
 栏 目:
向死而生
要闻
动态
其他
迎新工作中最可爱的人[10-23]
人文学科部团总支学生会...[10-23]
财经学科部学生会召开部...[10-23]
财经学科部第十六届团总...[10-23]
财经学科部彩旗队训练有...[10-23]
人文团总支学生会举办学...[10-23]
理工学科部成功举办心理...[10-23]
财经学科部举行心理素质...[10-23]
信息学科部学生会召开本...[10-22]
财经学科部开展运动会选...[10-22]
信息学科部团总支召开全...[10-22]
院学生会本学期第二次部...[10-22]
理工学科部开展对19级新...[10-22]
理工学科部新学期国旗班...[10-22]
人文学科部开展突击查寝...[10-22]
信息学科部团总支学生会...[10-22]
人文学科部2019级新生红...[10-22]
人文学科部第六届心理素...[10-22]
《哈尔的移动城堡》——...[10-21]
观西柏坡纪念馆有感[10-21]
为祖国点赞[10-21]
共度盛世 锦绣中华[10-21]
此生无悔入华夏[10-21]
我和我的祖国[10-21]
我爱你,我的祖国[10-21]
奋斗青春追梦时代[10-21]
希望你不会有太多来不及...[10-21]
梦境[10-21]
晚夏[10-21]
信息学科部心理素质拓展...[10-20]
您现在的位置:  首页 >> 新闻中心 >> 校园评论 >>文章正文
向死而生
[阅读次数:6948 发布日期: 2019/6/10 8:38:00]

或许对于许多人来说,电影只是一种生活的享受,或是消磨时光的工具。而在我眼中,看电影最重要的是感悟人生。

有这么一部电影,初看片名,我觉得不解,甚至感到惊悚。《死亡诗社》,一个直题死亡的名字,一部直面死亡的影片。然而,就在我将它看完后,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狭隘。影片中虽然有涉及死亡,但是,那何尝不是一种不灭的永恒呢?

影片中,最初的一切都是那么平静,都是那么寻常。不过是一所学校正常地招生,不过是招生迎来了一批爱玩闹的学生。可是,在这一切都正常的平静湖水之下,暗藏着多么汹涌的暗流,不深入其中,无法体会。我也以为面带微笑、如沐春风的Keating先生只是一个很普通、和蔼的老师罢了,何曾想到他身上还有一个“异类”的标签。我不禁疑惑,身处一个时代中我们如何不成为异类?随波逐流?趋炎附势?在时代的桥头,永远都会有那么一类人,试图开拓新的道路,最终的结局不过是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罢了。

Keating先生走进教室的那一刻,他让学生撕去书的导言的那一刻,同学们的眼睛亮了。或许这些举动违背了世人眼中对教师的定位与标准,但是,那又如何?其实,我也曾撕去过书的导言,也因此受到过责罚,我一度不理解老师所说的“学习好的学生,他们的书是完好无损的。”这句话,不是说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”吗?为何一页导言被撕去便如此?是因为悖逆了某些人,还是悖逆了整个时代?看遍了世间万事,尝遍了人生百味的人们,是否知道什么是生活?当先生告诉所有学生,要啜饮生命的精髓,不要等到最后在弥留之际回想自己的一生,才发现自己没有活出自己的模样。他让学生撕去书的前言,让学生写自己的诗,让学生称自己为船长,甚至在学生知晓有“死亡诗社”的存在时,他也不加阻拦。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要让孩子们知道,每个人都是有灵魂的,要活出自己。当查理公然对抗校规之时,他走向了他,拉住他,即使他依旧迷惘。当尼尔出演《仲夏夜之梦》,与父亲争执,在他的鼓励下,依旧勇敢地表现自己,但是最终在压力之下饮弹自杀。他们,不过是想活出自己,却在校方与家长这边遭遇了难以跨越的阻碍。当尼尔的父亲找到校方,强烈要求要一个解释之时,他是否考虑过尼尔死亡的真正原因?当校方迫于压力,拉出Keating先生时,是否想过这一切都是为何?答案很一致,没有。他们不过是以“另类”之名排挤Keating先生罢了,尼尔真正的死因正是他父亲的固执。

“噢,船长,我的船长。”就在Keating先生黯然离去的那一刻,所有学生站到课桌上,大呼。船长,引导着船驶向远方;船长,带领着船员们走向前方。Keating先生眼中溢出泪水,而我,也流下热泪。我也曾希望有一个“Keating先生”告诉我如何摆脱命运的安排?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,一步一步成长,以为自己掌控了棋局,可是,谁人不是一回头,发现自己也是一枚棋子,深陷局中?

或许曾经的我,未经世事,只希望有一个人能指导我的生活,以为老师就是教授知识,便可以得到的称呼。尼尔也一定在想“为何我的荆棘王冠没有带给我王者般的荣耀,而是将我推向了死亡?”我也相信,看过这部影片的学生,也都希望有一个“Keating先生”来告诉自己什么是世界?什么是人生?

我也长大了,多少也经历过一些事情,身上沾染的世俗味是去不掉的。我的精神偶像是庄周,活出自己的意味。即使我么没有脱离棋子的命运,但也会很快乐。“死亡诗社”,虽然名为死亡,却是自我的永生。我们在审视命运的同时,是否会注意到自我的地位?当我们感慨世间多悲欢的同时,又能否想想自己是悲是喜?于我而言,愿自己能活出春暖花开便是完美的一生吧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责任编辑:薛晶晶

作        者:万智文
供稿单位:新闻中心
附     件:
[打印页面]  [关闭页面]
南昌大学科学技术学院新闻中心
技术支持:南昌大学科学技术学院网络信息中心